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学校概况 > 校内新闻 >

33年的坚守和情怀新苗实验学校从“一无所有”到“全国百强”

时间:2019-08-10 17:07 点击:

  每日清晨,拉开房门,新苗实验学校的栋栋校舍就会映入眼帘;回想当初,创办新苗“一无所有”,而如今,新苗实验学校茁壮成长,成为“全国百强”;忆往昔,无数艰辛,历历在目,回首三十多年教育教学路,无限感慨:我没有屈服于这一路上的任何困难、挫折与打击,我没有动心于时至今日仍在出现的高薪外聘邀请;眼里的这一方父老乡亲,让我无法割舍;脚下的这片乡土乡情,让我无法远离;心中燃烧和沸腾的一份忠诚与信仰,让我无法遗弃。我能走到今天,新苗能够发展到今日,是党委政府和人民信任而造就的,是父老乡亲成就的;生于斯,长于斯,唯有将生命和热血融入这一方山山水水,才能报答与感恩这一片乡土乡情;责任使然,使命如斯 ……

  我的家乡摩尼地处云贵川三省交界,海拔1200余米,山高路险,气候寒冷。三十多年前,摩尼镇基础薄弱,交通闭塞,教育落后,镇上的义务教育资源还未能惠及全部的农家子弟。八万多人口的乡镇,却没有一所幼儿园。孩子们不能得到良好的学前教育,导致在义务教育小学阶段异常艰难,父老乡亲们殷切期盼着教育能拯救他们的孩子,改变家乡贫穷落后的面貌,改变孩子们的未来。每当看到这样的情景,我就会涌起阵阵感伤:什么时候我们这里的孩子才能读上幼儿园呢?于是,“在家乡创办一所幼儿园”的想法在我心中悄然萌生。

  随着时间推移,这个想法越来越强烈。1986年,在家人的支持下,我在租来的30平方米的土坯房里,创办了泸州市叙永县第一家私立幼儿园——新苗幼儿园,让家乡的每一个学龄前儿童都能像一株株幼苗,沐浴阳光雨露,健康快乐成长。我自己动手修缮、布置教室,制作课桌凳和教玩具,做好了招生准备工作。然而,招生结果却大大出乎我的意料,只有8名孩子报名。7月,新苗幼儿园开学了。看着站在院子里参加开学典礼的八名小朋友,我没有丝毫气馁,只暗下决心,一定要以此为良好的开端,办好新苗幼儿园,由于当地老百姓对学前教育的认知十分淡薄,再加上家乡经济的贫穷落后,人们宁愿把孩子留在家里,也不愿送来幼儿园。我想:“必须亲自上门动员!”让家长们知道学前教育对孩子们健康成长的重要意义。于是我每天早出晚归,挨家挨户地苦苦劝说。有的理解支持;有的怀疑、嘲笑,讽刺,即使我一次又一次在崎岖、湿滑的田间小道上不慎摔倒,咬咬牙,也就挺过去了。

  我既当老师,又当保育员,努力为孩子们营造快乐的成长空间。当孩子们把幼儿园里所学的礼仪、常识、古诗、儿歌、舞蹈等带回家后,家长和邻居们渐渐发现,“上幼儿园的娃,同散养的娃就是不一样!”这句话不胫而走,一传十,十传百,全镇家家户户都在议论着、观望着、盘算着。有好奇心特别重的家长,还专程到孩子的家里考察;更有甚者,从开始偷偷地在幼儿园外窥探,到后来明目张胆地端详。这一切,无一不在说明我在父老乡亲们心中播下的种子,正悄悄地生着根、发着芽。于是,新苗幼儿园在第二学期便迎来了四十多名孩子。与此同时,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成为了一名共产党员。

  幼儿园逐渐有了起色,我却面临着一个艰难的人生抉择:我的公公是古蔺县林业局工作人员,正准备退休。按当时的政策,我作为子女可以顶替他的工作岗位。家人都非常希望我能够端上这个“铁饭碗”。可是,我亲手栽种的“新苗”怎么办?那些孩子们怎么办?难道要让他们回到田间地头继续玩泥巴吗?我的思想在激烈斗争的同时,一幕幕难忘的情景在脑海中不断浮现:一个孩子为了给我留下半截玉米而不慎切坏了半根手指;孩子们天真地对我说等自己长得像大树那么高时也要当老师;家长们自发地凑钱为我送上人生第一个教师节的礼物;还有我在党旗下高举右手,庄严宣誓——“对党忠诚,积极工作”……想到这些,心里的纠结在感动和责任中被解开,我毅然决定,什么工作都不要,就是要办好学!在我的操办与呵护下新苗幼儿园日益发展壮大,终于让山里的孩子在家门口就圆了上学梦。

  进入新世纪,摩尼及周边地区外出务工的人员越来越多,留守儿童也与日俱增。他们或是被寄养,或是被隔代抚养,更有甚者带着弟弟妹妹无助地生活。有的父母十天半月才有电话过问孩子,有的父母一年半载杳无音讯,甚至三五年也难以回家探望。由于缺乏有效的家庭教育和管束,不少留守儿童成了问题儿童。看着这些可怜的孩子,我很心痛,更怕他们走上不归路。心底一个声音告诉我:我要给孩子们一个家!

  于是,我开始着手创办小学。当我把这一想法提出的时候,却遭到了双方父母的坚决反对。亲朋好友好言相劝:“李修会,你办幼儿园都够辛苦了,如果再办小学你要脱十层皮。你把别人的孩子教好了,而自己的孩子没有得到照顾,你究竟是为了什么?”由于在创业的过程中疏于对儿子的照顾,他4岁时不幸患上病毒性脑炎,半身瘫痪。全家人心急如焚,我利用假期和丈夫一起带着孩子跑遍了泸州、重庆、成都等各个医院,做了各种检查,吃了不少药,儿子的病情始终不见好转。看着儿子被病痛折磨得奄奄一息的情景,真有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深切感受。一边是幼儿园,一边是我的儿子,我该怎么办?于是我强打起精神,在亲人们的配合下,我一边上课,一边医治孩子。终于,在一位老中医的精心调理下,儿子的病慢慢有了好转,给我的心灵带来了一丝丝安慰。

  是的,办学的艰辛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。由于父母的反对,终止了对我的资金支持。我只得把多年的积蓄都投入进来,再东挪西借拼凑资金,终于筹措了170万元启动校园建设。最困难的时候,负债高达一百多万。为了节省开支,我和丈夫,带着老师们,一边教学,一边投入到学校建设发展中。那时,我常常自嘲自己既是泥工,又是木工,还是油漆工。由于后续资金不足,学校的整体建设花了两年时间都没能完工,教学楼一度险些成为烂尾工程。丈夫睡在楼梯间一块木板上,外面下大雨,里面下小雨;由于长期忙于工作生活无规律,营养不良,2005年的一天,我身患重度贫血和子宫肌瘤倒在了讲台上。泸州医学院的医生告诉我,“必须立即手术!但过程中一旦大出血,将会有生命危险。”面对没有把握的手术,医生说:“李修会,你还有什么后事要跟你老公交代?”望着窗外美丽的城市夜景,“明天的我是否依然还在?”我陷入了沉思,“我最舍不得的是学校的老师和孩子们,最牵挂的是还没有修好的教学楼。”那一双双殷切盼望的眼睛、一份份情真谊厚的心意,是我难以承受的生命之重。好在手术很成功,并没有发生意外。

作者:我爱你却很难 来源:我爱你却很难
  • 铜川矿务局第二中学(www.tcjezedu.com) ©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tcjezedu@163.com [陕ICP备12003498号]
  • Powered by 局二中信息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