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学生工作 >

幼教毕业生的情怀与烦恼:工作好找但薪酬不如预期

时间:2018-12-07 20:06 点击:

幼教毕业生的情怀与烦恼:工作好找但薪酬不如预期


眼下正是高校毕业季,应届生们开启了“找工作”模式,而对于大多数学前教育专业的学生来说,却是工作来找他们。

新华社2017年12月底报道称,随着“全面二孩”实施,我国幼儿数将出现大幅增加,加大幼儿园建设投入迫在眉睫,而比硬件投入更急需应对的是幼儿教师的短缺。“数据表明,2021年学前教育阶段适龄幼儿将增加1500万人左右,幼儿园预计缺口近11万所,幼儿教师和保育员预计缺口超过300万人。”

师资“缺口较大”的背后存在的另一个现实——数量有限的学前教育毕业生出于收入、压力等考虑,在就业选择上的“犹豫、徘徊”。不少学生放弃“幼师”职业,从而造成“社会需求大、学生就业却不对口”的困境。

做不做幼教很“纠结”

大理大学学前教育专业学生张铭(化名)今年6月即将毕业,但她仍未选定工作。立志成为老师的她,还在“幼儿园教师”“中学教师”,以及“到职校给幼师专业学生授课”这几个选择间徘徊。

家乡山东烟台一家公立幼儿园已经给了她口头承诺:随时可来园里上班。但张铭的“纠结”在于,“待遇很难令人满意”。

“每个地方收入标准都不一样,老家在山西和河南的同学称,找的幼师工作月薪在2000元左右。老家那家幼儿园给我开的月薪是3500元起。但就我看来,都不是特别高。”张铭告诉记者,选择公立幼儿园还是私立幼儿园也令人纠结:前者待遇低于后者,但福利保障更好。家里人则更希望她“去更高级别的学校教书,比如中学。

张铭身边的同学同样纠结于此:“幼师”符合专业定位,但待遇和压力不成正比。不少人选择苦练舞蹈、钢琴等等,找机会进入早教机构或艺术辅导班,也有前往职业学校及中小学任教的。“班里一个男生早早定好了幼儿园的工作,做行政,不是老师。”张铭说,很多同学嫌幼师待遇低,便想去培训机构里工作。决定从事幼师的同学,也有人计划“干兼职”,比如周一到周五呆在幼儿园,周六周日去辅导机构。

与张铭情况类似,华东师范大学学前教育专业应届毕业生罗莎(化名)仍在观望,她的同学则多数已经敲定工作。“如果想去很好的幼儿园,可能不是那么好进;如果无所谓,那可就业的幼儿园就是一抓一大把。”罗莎告诉澎湃新闻,就上海地区的示范幼儿园而言,招聘标准异常严格,学历要求颇高。

“如果对幼儿园不挑,都能找到工作。”罗莎说,对学生而言,最关键的是“个人想法”。尽管属于全国学前教育专业最“顶尖”的一拨人,罗莎班里仍有同学选择做其他老师,比如高中音乐老师、初中数学老师、小学语文老师。

“要是幼师待遇再高一点,我再喜欢小孩子一点,我是完全不排斥当幼师的。”张铭认为“这一职业的发展前景比较乐观,会需要越来越多的高素质人才加入”。但眼下情况是,相对于其他教师群体,家长们对幼师的专业性认可不强,觉得谁都可以干。

“收入”也是罗莎不得不考虑的问题。对此,华东师范大学学前教育往届毕业生,目前在上海浦东一家示范幼儿园工作的李玲(化名)告诉澎湃新闻,她在位于浦东的某上海市示范幼儿园工作,“入职第一年工资每月2700余元,往后三年工资每月到手3500余元,到现在也才涨到了4000元左右”。“有同学在黄浦、静安和徐汇的待遇相对好一点,基本稳定在6000元~7000元。”

幼教师资质量和数量“双缺”

学前教育毕业生们“纠结”于工作的背后,是幼教师资质量、数量“双缺”的现实。

新华社2017年12月底报道称,2021年学前教育阶段适龄幼儿将增加1500万人左右,幼儿教师和保育员预计缺口超过300万人。

2017年年底,四川省教育厅相关负责人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,就目前现状看来,四川省幼儿教师数量不足,且素质有待提高。这名工作人员称,根据2016年报表,全省一年增加的幼儿教师数量不少,但缺口仍有“大概在2万人左右”。

四川内江一名公办幼儿园园长对此体会颇深:“幼儿教师需求很大,现在全面二孩嘛。”她告诉澎湃新闻,就内江来说,公立幼儿园仅有6所,“根本不够用”,私立幼儿园“像雨后春笋一样多了好多”。

成都一家幼儿园园长龙婷则告诉澎湃新闻,“因为缺人,幼教准入标准变得很低,老师水平良莠不齐”。“中专毕业考个教师资格证、教育心理学和普通话等级就行,有些地方甚至不需要普通话等级。”

“供不应求,我们本科现在每年招生在100人左右,我们还有研究生,有39位,加上上海师范大学的,两所学校累计也就200多个毕业生。而我们从上海基础教育部门召开的相关会上了解到,每年幼儿园的需求接近3000人左右,师资缺口非常大。”华东师范大学就业中心主任阮平章近日接受央视采访时称。

而现实是,数量有限的“幼教”毕业生中,很多人不愿意从事这一职业。

1月20日,大理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学前教育老师李秀芳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,近年该校学前教育专业就业情况“非常不错”,“本届学生2018年年初就业率已达到87.65%,年终就业率或达98%。”“每年5月份学校会有学前教育专业的专场招聘会,去年将近30家幼儿教育机构来招聘。”但对口就业的仅有六成。

该专业另一名老师肖友兴坦言,“就业形势虽好,但不完全对口”。“尤其是男生对口就业基本为零。”肖友兴说,幼儿园的招聘需求较大,“只是很多同学不愿意选择去幼教机构或幼儿园,选择了考事业单位和公务员”。“原因有很多,比如学生觉得社会地位不高,工作繁琐、工资低,幼儿园条件不完善,发展空间小等等。”

今年将从四川幼师高等专科学校毕业的刘亦婷(化名)对此体会更深。她1月初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,她所在宿舍的8个学生, “两个人实习去了网店做淘宝客服,另有四个人找到了实习幼儿园,还有两人没有选定实习单位”。而在幼儿园实习的四个人中,只有她自己决心做一个“幼师”。

“他们的想法是,家里花了钱读幼师这个专业,实习都不去一下,对不住家里人。”刘亦婷说,很多同学觉得是家里人认为幼师就业前景很好,逼着他们选的这个专业。“他们压根儿不愿去幼儿园,决心从事其他职业。”

“老师说,我们就业前景很好,可以选择上班,也可以去升本、考研。如果喜欢其他职业也可以尝试——老师们也知道很多同学不喜欢这一行。”刘亦婷说。

作者:知冷知热知足知多知少 来源:知冷知热知足知多知少
  • 铜川矿务局第二中学(www.tcjezedu.com) ©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tcjezedu@163.com [陕ICP备12003498号]
  • Powered by 局二中信息中心